23日,煙臺悅庭酒店內,芝罘警方端掉一起傳銷集會。記者晚報記者呂奇 攝
  齊魯晚報煙臺9月23日訊 (記者 鐘建軍 楊薪薪)9月23日上午,煙臺市公安局芝罘分局統一部署,安排百餘名警力在芝罘區只楚路上的一家酒店內打掉一傳銷團夥,現場控制參與傳銷人員320人,9名骨幹人員正接受調查,目前案件仍在進一步審理中。
  300多人唱歌鼓掌,聽“老師”講咋發財
  23日上午9時30分左右,七八輛警車停在煙臺西華苑小區附近一酒店處,四民警抓獲一名為傳銷組織“望風”的小伙,其他警察衝進酒店。據煙臺芝罘公安分局民警介紹,酒店二樓會議室里聚集了300多名傳銷人員。
  記者看到排成隊的傳銷人員被民警帶出酒店。民警說,“他們在這裡又唱歌又鼓掌。還有‘老師’上課,講發財之道。”據瞭解,傳銷團夥打著“中綠科技生物有限公司”的名義,以賣保健品為幌子發展下線。一套保健品2380元,賣得多,就會從最低級業務員向上升級,拉來的人越多,級別就越高,依次是業務員、組長、科長、主任、經理等級別。
  記者從警方獲悉,23日上午成功打掉這個320人的傳銷團夥,傳銷人員已被帶至福安派出所、幸福派出所、立交橋派出所審查,其中9名骨幹人員正接受調查。
  為解救親朋,一男子逃出窩點後報警
  “11日,一名被困在傳銷組織的男子逃出來到派出所報警。”芝罘公安分局福安派出所一民警說,該男子的親戚及朋友也在傳銷組織里,希望民警幫助解救。該男子曾多次勸親朋好友離開,但親朋好友總是想發大財,根本不聽勸。
  民警隨後鎖定傳銷人員在幸福路、幸芝里、海港小區等地的5處住所。民警隨後得知,23日,傳銷組織將開一個持續兩三個小時的分享會,到時候會有幾個核心人物到場。現場會發放現金,“我們繼續暗中跟蹤。”
  23日早上6點多,便衣民警跟蹤發現,數百人的隊伍正向福泰公交場站聚集,他們包了3輛公交車駛向市區。民警立即緊隨其後,來到只楚路上一家酒店。民警衝進會議室控制住所有人員,從人群中間揪出了級別較高的男子。
  每人身份證原件被收走,只留複印件
  該組織中一名1994年出生的女孩自稱已被山西大學歷史文化學院旅游管理專業錄取,由於還未開學,便和朋友來煙臺找網友玩幾天,不知道已落入傳銷團夥。她這兩天剛到煙臺,在女網友租的房子內住。“她是不是大學生還不好確定。”
  民警說。該女孩身份證與其他人的一樣:貼了膠帶的身份證複印件。原件被傳銷人員收走,只給他們複印件使用,用膠帶粘是為了避免破損。記者聯繫山西大學校辦人員,對方稱學校已開學,新生正在軍訓,並不知道是否有這名大學生。
  在查獲的這些傳銷人員中,一男童引起記者註意。“這麼小的孩子應該在上幼兒園或者小學。”辦案民警心疼地說,家長也太不負責了。
  “媽媽上班去了,晚上回來。”小孩說他6歲了,和媽媽一起從山西過來。“大姐出去了,我幫忙照看著孩子。”從合肥來煙臺的小黃說,小孩的母親對他很好,他管她叫大姐。大姐去了哪裡他並不知道。
  故事
  
  六旬翁千里赴煙進傳銷窩尋女
  64歲的老陽怎麼也沒想到,失聯半年多的女兒突然聯繫他了,但是女兒已深陷傳銷組織,他努力相勸,女兒卻不跟他回家,不相信他的話。
  半年前,老陽的三女兒小陽從四川資陽老家出走,之後一直聯繫不上。其間,不管老陽打多少遍電話,小陽的手機一直處於關機或無法接聽的狀態。9月21日,陽老漢的手機突然接到一個顯示為四川達州的電話,電話那頭竟是失聯半年的小陽。
  電話里,小陽說她在煙臺打工,一個月能掙兩三萬元,但是不說具體工種,只是讓父親過去看看。老陽感覺工資高得有點不正常,他買了張票,坐了40個小時的硬座從成都來到煙臺。看到女兒安然無恙,老陽總算鬆了一口氣。後來,老陽發現這是一個傳銷組織,想走,女兒卻不肯走。
  老陽說,23日他隨他們到了酒店,他來到廁所蹲著,想打電話報警,可一直有人跟著他。回到會場後,沒多久警察就來了。“看到警察後我太高興了,希望女兒相信這是傳銷。”老陽笑著說,警察的話女兒可能相信。“哪怕教育一段時間也行,只要她相信這是傳銷。”老陽抹了抹眼淚說,“我在這等著,希望女兒能跟我回家。”(齊魯晚報記者 鐘建軍)
  警示
  一個“老A”的傳銷經歷
  “畢竟不是什麼風光事。”說到傳銷,聯想到自己之前的經歷,薑先生有些感慨,中專剛畢業就誤入傳銷組織,兩年多從一個新人做到最高頭目,直到幡然醒悟離開。薑先生用“浪費青春”給自己做了一個概括。
  “既然別人能拉我來 我也能拉別人來”
  薑先生說自己是被同學拉入傳銷組織的。“由於家裡比較貧困,有著掙大錢出人頭地的志向。”薑先生說,同學告訴他這是一個好機會,需要交一個會費,才能享有投資資格,他向親戚朋友四處籌集了5000多元。
  “交上錢之後,感覺有點不對,有些受騙的意思。”薑先生說,但又有些不服氣,一方面心疼那些錢,另一方面也抱著“既然別人能把我拉進來,我也能把別人拉進來”的想法。由於之前在學生會擔任幹部,擁有很好的人脈資源,薑先生很快拉到了不少下線,受到組織內很多人羡慕,並且很快便做到了A級。
  與其他傳銷從同學身上“下手”類似,薑先生所在的傳銷組織也大都是同學拉同學,“其中的三四十個人都是同學關係。”薑先生回憶。
  新人交3800元“老A”能拿2260元
  “傳銷組織越到上面內部越混亂。”薑先生說,儘管目前傳銷形式多種多樣,但據他觀察,本質沒有什麼改變,都分為ABCDE五個級別,每個級別又有大小之分,而且有人數要求,等級制度非常明顯,因為這些等級的背後也牽扯著利益的分成。
  在分成方面,“老A”可謂最大的受益者。薑先生說,“老A”只有一個人,也正因此,讓很多人羡慕崇拜。比如一個E級別的員工拉來一個新人,交會費3800元,這個直接拉人入會的E級員工可拿到570元的提成,所有D級的人平均分配190元,C級所有人共分到380元,B級400元,而剩下的2260元都屬於A級別的人。
  “新人會費至少50%會被‘老A’拿走。”薑先生說,也正因為利益誘人, “老A”寶座上的人經常輪換,為了能在這個位置上獃得長久, “老A”必須和B級別的人搞好關係。 “能在‘老A’位置乾半年,就算一個傳奇了,一般三四個月就會換人。”做到“老A”儘管風光,但也面臨著很大壓力。從“老A”這個位置上退下來之後,一般這個人將會退出傳銷行業,隱退江湖,這是一個原則。(齊魯晚報記者 秦雪麗)
創作者介紹

煙花

my49mylds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